14

而與嘉芳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之內,我們又是怎樣的呢?

貓咪說:『你是白痴。』

因為我除了在地道裡面吻過嘉芳之外,居然至今沒有更進一步的進展。

我絕對不是身體有問題,也不是腦袋有問題。

我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

只是習慣當有一些遲疑還沒有化解之前,不做更進一步的舉動。

那一夜的我讓她感動,她也讓我感動。

但是我們始終沒有告訴過對方,究竟我們愛不愛對方。

而我認為,愛不愛一個人,決不是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就能確定的。

如果不能確定是愛,那麼其他的還有什麼意義?

因此我只有在客廳裡面與她嬉戲的時候,擁抱過她而已。

至於剩下的,我沒提,所以她也沒提。

而之所以我沒提她就沒提,是因為我知道,我不先給答案,她也就不會給答案。

所以,當我還有遲疑的時候,我選擇這樣就好。

貓咪這樣說:『你是白痴。』

也許是吧!

『你在汙辱天秤座。』

大概是吧。

『你不敢上,那換我來好了。』

「你去死吧。」

我這樣回答。


一個人在茶店裡面坐了一下午,不但要喝完120的飲料,還要享受一下悠閒的下午茶時間。

雜誌順便看個三本。

之後我在國際街買了兩張唱片,又到金石堂買了一本書。

回到家的時候,天都已經快黑了。

我有點後悔在外面混了這麼久,因為這個時間回來很容易遇見謝仔,我實在不想為了吃他的一碗滷肉,而聽他講一個晚上的徐蚌會戰。

要講古,我可以從祝融氏大戰共工氏講到以阿戰爭。


不過我回來的時候,發現有一點不一樣。

客廳的燈是關著的。

謝仔沒在客廳。

難道滷肉還沒煮好嗎?

開玩笑,他的電鍋從來沒有空過耶!


可是廚房裡面也沒有人。

我打亮了樓梯間的電燈,正想要上樓的時候,滅絕師太卻從樓上下來。

她的表情像是尼姑庵裡面的菩薩被偷了一樣的難看。

而且拂袖盛怒。

我們都有點怕她,怕她袈裟底下藏著一口倚天劍。

【我要你們下學期通通給我滾出去!】

她對著我狂吼了一聲,嚇得我手上的東西跌了一地。

然後她隨便踩著她那雙僧鞋,很用力甩門出去。

我還聽見她那輛福特轎車的輪胎在地上急速轉動,發出來「唧唧」的聲音。

不久後,貓咪狂笑著跳著下樓來。

「你幹什麼啦?」

貓咪笑得捧腹倒地,說不出話來。

後面跟著三個黑人,他們也笑得很開心。

到底你們幹什麼了?

學長告訴我,貓咪跟滅絕師太同時在二十分鐘前到家,滅絕師太一直嘮叨著說我們的生活習慣太差,鞋子亂擺,沒人打掃環境。

「所以?」

【所以她給大家二十分鐘整理環境,然後她要上來檢查。】

「我們有打契約,不讓她進來就好了嘛,他又幹什麼了?」

我指指那隻笑到打滾的貓。

【他拿了一件穿過的內褲掛在門上,滅絕師太一進來,內褲就掉下來…】

天哪…

【剛好掛在她頭上…】

學長A說到這裡,也笑得不支倒地了。

然後換學長B繼續說:

【一件招財貓的內褲掛在滅絕師太的頭上…】

學長B耐力比較差,講一句就笑翻了。

其實我也覺得很好笑,不過我笑不出來,因為我想起來,我們房間裡面,只有我有招財貓圖案的內褲,那是我昨晚換下來的。

噢…GOD!!


不過我覺得很奇怪,怎麼嘉芳不在,雅凌不在,連謝仔也不在呢?

大家都不在的話,那滅絕師太來幹嘛呀?

一個人在客廳坐到晚上八點鐘,電話響起。

「喂。」

(喂?你是…)

「我是阿哲。妳是雅凌嗎?」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雅凌才說話:

(我爸的病又發了,我現在陪他下高雄住院。)

「住院?那…嘉芳也一起過去了嗎?」

(她去同學家,應該晚上就會回來,我姑姑會再過去接她。)

「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可以幫我整理一下課本嗎?晚上叫我妹一起帶下來給我。)

「好,好啊。」

然後雅凌吩咐了幾本書,要我上去先幫她整理。

我問她們什麼時候回來,雅凌說謝仔這次情況很嚴重,所以,歸期不定。

(就讓你們看家了,我…)

「怎麼樣?」

(我不知道,我怕…)

然後電話那頭雅凌開始哭了起來。

不知道她用什麼電話打的,聲音聽起來斷斷續續。

我只能聽到她啜泣的聲音。

「別哭,妳爸不會有事的。」

(我不知道,我好怕…好怕…)

我安慰別人的本事一向很差勁,愈是安慰,通常對方就愈傷心。

「不會啦,不會的,妳好好照顧他就好。」

又過了一會兒,她的哭聲慢慢地停了。

(對不起,我這樣哭。)

我很想看看她哭的樣子,不過我想我會很心疼。

「沒關係,有事就打電話給我,我們是好朋友,我會陪著妳的,好嗎?」

她忽然又不說話了。

我還以為是電話有問題,又「喂喂」了兩聲。

(我在。)

「妳還好吧?」

(我很好,謝謝你,阿哲。)

「傻瓜,沒事的,只可惜我幫不上什麼忙。」

(沒關係,有你陪著我就好了。)

她的聲音聽起來好虛弱,好像很難過。

「別想太多,知道嗎?有事再給我電話。」

(嗯,bye。)

「bye bye。」

掛上電話之後,我在客廳抽了一根香菸。

心裡也跟著難過了起來,沒有理由地,跟著難過了起來。


把消息告訴貓咪和三個黑人,他們真的是沒有良心到家了,雖然他們也很難過,但是難過的理由,是現在半夜溜下樓也偷不到滷肉吃了。

拿著小便條紙,依照雅凌吩咐的,我去幫她整理書籍。

誰說女孩子的房間就應該要很整齊呢?

雅凌是雙魚座的,浪不浪漫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她有點懶散。

所以桌上有一堆散置的書籍和筆記。

嘉芳是處女座的,不過我懷疑那是生日登記錯誤。

這個人桌上一堆零食袋子,還有一堆瓶瓶罐罐。

點亮雅凌書桌上的檯燈,我慢慢找著她要的書。

將書拿好之後,要關掉檯燈之前,我看見她檯燈旁邊有一本封面是褐色手工紙製的小筆記。

小筆記很精緻,內頁紙也是手工製的,像是棉紙,而且寫了一些東西。

因為我家也是造紙的,所以我會想知道別家工廠做的品質如何。

然而當我打開封面時,

看到的第一行文字,卻是: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說:徐雋哲,我喜歡你。」

-待續-

◐如果我也這樣對你說,你會不會也這樣喜歡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