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這是一篇愛情小說

所以幾乎略去了所有跟愛情無關的成分 甚至連段落都省去了

這是從藤井樹先生那裡來的創意和筆法

因為這樣比較方便進行分段與主題進行

在此向他致敬


小說寫的是人 寫的是故事

正如在《失憶》裡面所提 真與假只有一線之隔

但是絕對是好看的小說

這篇小說較短 總共才二十幾回 一口氣連貼十篇

讓大家省去了等待的時間 看起來也過癮些

所以 請多指教 我是穹風 也是長毛

2002.12.29

●○●○●○●○●○●○●○●○●○●○●○●○●○●○●○

01

看著死得很徹底的手機,我連一點心情都沒有。

開機之後,連和信On-Line的訊號都來不及搜尋到,就自動又關機了。

真是一隻感人肺腑的好手機。

插上充電器,過了二十分鐘之後再開機。

似乎維持了一定的生命數值,不過,我知道最好別去撥打它。

它,跟愛情一樣,太脆弱了。

又過了二十分鐘,在我發覺香菸抽完的時候,訊息來了。

『幹嘛關機呀?害我打半天!下來吃綠豆湯啦!』

這是什麼訊息呀?再按一下,看發訊息的人是誰?

靠!房東的女兒。

***************************************************************

這是一篇關於房東的女兒的故事。

我想寫她的故事已經很久了,不過我始終不敢下筆。

因為要牽涉到太多的人,太多還活在世界上,而且離我不是很遠的人。

這些人都有共同的特徵,所以過去我一直不大敢寫:

我怕當他(她)們看到這篇小說的時候,因為IQ有限,會做出些什麼事情來。

可是又由於他(她)們的EQ並不高,在善後方面不能完善,一時緊張,留下什麼證據,到時候我還害他(她)們因為蓄意謀殺而被判十年八年的牢,那就太過意不去了。

動筆之前,我打了一通電話給貓咪。

「介不介意我把房東的女兒的事情洩漏出去?」我問。

『關我屁事?那是你跟她的事情,又不是我跟她的事情。』

「我怕我不小心洩漏了些不該洩漏的話。」

『神經病,你跟她的事情幹嘛問我?』

「我是怕,不小心洩漏出來的,是你的事情啦。」

『那你放心,如果我不滿意的話…』

「你會怎樣?」我小心試探的問。

『我會去宰了你,而且我不介意先姦後殺。』他說完,就掛了我的電話。

這就是我一直在擔心的原因。

*******************************************************************

離題了。

如果你住在這個地方,你會跟我一樣無奈。

除了學生餐廳與星期二、四的東海夜市之外,你在中港路沿線,幾乎找不到平價的食物。

就算有,我也吃不下嚥。

轉個頭到東海附近商圈裡面去吃,有不錯的選擇,也有比較合理的價位,不過,停車是一種夢魘。

我就住在一個這麼尷尬的地方。

一般而言,我們稱之為X聯天地的國宅群裡面。

雖然這裡的租屋房價超低,設備也不差,不過,你就是會想離開這裡。

因為它好像接近了大學城的生活世界,卻又好像完全被隔離在外。

聽到我住在這裡,吉他社的學姐說:「啊…你住在流放區喔?」

想搬家的念頭萌生已久,但是真正讓我確定非搬不可的,是這裡出現了靈異現象。

隔壁同居的男女在房間裡面看見了另一個白衣女子,說得繪聲繪影。

我偷偷嗤之以鼻,心想著這是無稽之談。

結果第二天我就看見個半身的從我面前晃過去,在停電那一晚的安全梯裡面。

我不確定是我眼花還是因為他們的傳說讓我心理因素作祟,總之,我決定收拾細軟,逃出這個地方。

我環顧著已經陪我度過一年大學生涯的小套房,心裡其實是很不捨的。

看著我修補過的門窗,還有我自己出錢加裝的防盜鎖,坐在床緣,輕靠著我的除濕機,這裡一切對我都太具意義了。

因為在這裡,我第一次遭小偷。

門窗是竊賊毫不客氣用鎚子敲壞的,而且一次偷一整層住戶。

房東完全不理我們的死活,所以我只好認命地自費修繕門窗。

第二次小偷光顧時,他進步地鑽開門鎖,就在我的睡夢中,從我枕頭邊拿走我錢包裡的所有錢財,還順便帶走我的一隻布娃娃。

損失1580元的結果,是我後來靠著鄰居學姐的救濟,用兩大瓶礦泉水、兩包統一麵、兩顆生雞蛋活過了一個星期,丟了那隻日本帶回來的布娃娃,使得那個英文系的長髮女孩,從我的準女友變成連在夜市遇到也不會打招呼的陌生人。

『連隻布娃娃你都保護不了,以後,你要怎麼保護我呢?』

我沒有說話,看著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相思樹林裡。

至於那架除濕機…

是我見識到十二層公寓也會淹水的颱風夜之後買的。

這種事情,一一說明下去,我會被殘酷的回憶給壓得窒息。

現在,更嚴重的事情發生了。

我可以修門、買鎖,還裝除濕機,但是我總不能自己驅魔抓鬼。

所以,我決定搬家。


而提到搬家這件事情,就得提到貓咪這個人。

一個大男人沒事把自己的臉長得像貓,那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

甚至,也沒辦法用一般的想像力去想像。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還不算難看,這是萬幸之至的部分了。

貓咪是我的死黨,認識了很多年,從高中時候我們就認識了。

貓咪的姊姊住在離學校有一段距離的豪華公寓裡面。

她的男朋友是個闊氣的大少爺,為了她而租下這裡,我說這是金屋藏嬌。

而貓咪則是「阿嬌」的拖油瓶。

拖油瓶問我:『你要不要一起過來這邊住?還有兩個大房間空著說。』

「你已經是個拖油瓶了,難道還要再拖一個拖油瓶嗎?」

『不會啦!我姊姊說沒關係啦。』

「那你姐夫呢?房子又不是你姊姊的。」我說。

『我問過了啊,他也說好。』

「怎麼可能,我又不認識他。」

『真的啦,他說你過來,我們就可以開一桌,用不著老是找人湊ㄎㄚ了…』

雖然麻將同樣是必修功課之一,不過我爹娘應該不會認同這項成績。

結果就在我收拾行囊,準備搬家的晚上,貓咪打了電話給我。

他說「ㄚ嬌」和大少爺吹了,所以他們也要搬家了。

「你們要搬哪兒去?」我問。

『我姊姊要先住她同事家,我…我…』

「你不會是跟我說你要過來我這裡吧?」我察覺他吞吞吐吐的言語裡閃爍的企圖。

『行嗎?你那裡應該夠大吧?』貓咪說。

我嘆了一口氣,讓他先過來一趟。

沒想到他在看到我們這層樓的樓梯口貼了一排符咒之後,連我房門都沒敲就轉身又下了電梯。

『阿哲…我看算了。我先睡我同學那裡好了。』對講機裡面傳來他的聲音。

「你怕啊?」

『你不怕嗎?』

「哈哈,我徐某人堂堂七尺之軀,讀的是聖賢之書,藏的是滿腹經綸,你說我怕不怕?」

『怕不怕?』他問。

「廢話!怕啊…你還不快點上來!上來陪我啦!」

然後這傢伙就走了,完全無視於我在對講機這頭的哀嚎。


這兩天裡面,我只要一有空堂,就到處去找房子。

可是東海大學這一帶的房子價位都偏高,而且房間不是老舊不堪,就是房東龜毛的規矩特多,一副你生進他家門,死做他家鬼的態勢,完全沒有自我的空間,好不容易找到像樣一點的,卻又要嘛不是離學校遠了點,就是離商圈遠了點。

我懷疑自己找房子的方法是不是有問題。

正在苦惱時,貓咪又出現了。

這次他很機靈,要我下樓,他死都不上來。

『我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你要不要一起搬?』

他抬頭看看這棟鬼氣森森的大樓,對我說:『我一點都不想跟聶小倩住在一起。』

由於沒有更好的選擇,所以我答應了他。

又所以,所以我說事情會變成後來那樣子,都是因為貓咪的關係。

『去你的,我可沒綁著你搬家。』

這是他下的結論。

『這是老天爺給你莫大的榮幸!』

這則是她下的結論。

-待續-

◐是老天爺給的榮幸嗎?不,我寧願這份榮幸是妳給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