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藤井樹‧從開始到現在

我喜歡籃球,但我不會打,我只喜歡看。
當然偶爾會去丟一丟,但是命中率奇低.......
可我還是很喜歡籃球!

我家住在高雄縣鳥松鄉,就在鼎鼎大名的澄清湖附近,一座小小的山緣上,名叫「龍揚山莊」。
山莊裡大部份都是別墅,也有大樓式的公寓。
說它是別墅我想並不過份,因為這裡的房子真的都長得不錯。
只可惜我並不是住在別墅裡,我住在大樓式的公寓裡。

我家住在三樓,從我房間的窗口往下看,就是山莊裡的籃球場。
每天都會有一些小弟弟在那打籃球,有時候會有大人陪伴。
我說過,我喜歡籃球,喜歡看.......
所以我都會坐在窗邊看著那些小朋友打球,雖然他們都沒有球技可言,但說真的他們打得很可愛。

我是個大學生,每天下課後回到家,我就會拿著點心,坐在窗戶邊看著那些小朋友打球。
每逢星期六、日,我也會下去跟他們一起打,這樣久了,小朋友們也都知道我是誰了。
但他們不知道我姓什麼,所以他們都叫我小姐姐。
為什麼不叫我大姐姐?因為我很瘦小,我不到160公分,體重也才42公斤。
那些小朋友裡最高的傑傑都快跟我一樣高了.....而且他才國小,
說到這個就很氣......

但我真的很喜歡他們,喜歡他們在打球時快樂的神情,喜歡他們專注時的那一股拼勁,也喜歡他們因為小事而爭執的模樣。
而且更讓我高興的是讓他們這麼快樂的東西是我最愛的籃球。

有時候他們會邀我當他們的裁判,但我都拒絕了,他們會一直一直的逼問我為什麼,我也都只笑著搖搖頭。
因為我不太懂得規則,而且我只喜歡看.......

星期六,一個很晴朗的天氣。
下午的風不大不小,山莊裡的空氣很不錯,夏天有這麼怡人的天氣與溫度很難得。
而且小朋友們都在球場上對著窗戶向我招手,所以我決定到籃球場上丟一丟球.....

而他卻比我早到一步......不!應該說是他們!
五個大男生就走在我前面大剌剌的進球場,每個都至少比我高一個頭.....
我從來沒看過他們,要使用山莊的休閒設施必須是山莊裡的住戶,管理員是會檢查住戶證的。
那他們是怎麼進來的?難道他們是新搬來的?

他們一進球場就開始吆喝,把小朋友都嚇開了,好過份!
但我一個弱女子怎麼跟他們拗........
只見小朋友都跑到我身邊來,每雙眼睛都用懇求且令人憐惜的眼神看著我,我能怎麼辦?
我只好帶著他們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帶著他們一起看.......

「小朋友,要不要一起玩?」

這時那些大漢之中有一個走到我們面前,拿著一顆籃球,對著我身邊的小朋友說著.....

「我們到另一邊打好不好?」他手指著另一個籃框說著......

「好!」

傑傑第一個奮勇舉手,而且好像很迫不及待的就往另一個籃框的方向跑。
其他的小朋友也都跟著他去,只剩下我一個人留在椅子上.......

他看了看我,跟我比了個「一起來玩」的手勢,我直搖頭擺手的笑著回他。
他聳聳肩,就運著球加入了小朋友的「混戰」中......

他大概174-176之間高吧!瘦瘦的,戴付眼鏡,眼鏡是金框橢圓形的。
看起來很斯文秀氣的一個男孩子。

為什麼我說他秀氣?因為在我的感覺裡,秀氣=平易近人。
只要能在很短很短的時間裡跟天真無邪的小朋友打成一片的,就很秀氣。
因為我也是一樣的.......

我想他很有一套吧!他真的跟小朋友玩得很開心。
而且他很細心,很有耐心的教他們打籃球。
從他的眼神中,我找到「可愛的男人」的感覺.....

「喂!阿勳!來鬥牛啦!跟那些小孩子玩哪有什麼意思?」
「你別在那邊欺負小孩啦!過來鬥牛啦!」
他的同伴揮手叫他。

「你們四個打二二剛好ㄚ!我在這裡打就好!」他笑著回他們。

我注意到他的笑,很好看,他笑的時候很好看.....
原來他叫阿勳,他叫阿勳。
阿勳、阿勳..........
我在心裡輕輕的默念著,而我的身體裡,好像有東西慢慢的滋長著.........

他的籃球打得很好,從他的運球、上籃、投籃等等這些動作,都讓人覺得他可能是某學校校隊的隊員。
而且當他很有耐心得慢慢教傑傑他們打球的時候,都讓我覺得他很.....很......
很帥!

如果認真的女人真的最美麗,那麼認真的男人就真的最帥。
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住這裡?如果是的話那是哪一間?或者是哪一樓?
更想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的學校、他什麼時候會再來打球?

但或許是女孩子的矜持作祟吧!
我只敢呆呆的坐在這裡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注意著他每一個表情,說的每一句話
還有他每一個笑臉......

「嗨!妳好!要不要一起打?」

突然間有一個龐大的身軀擋在我前面,而且他的手在我面前晃了兩下,是另一個男孩子。
很壯,而且很....很......很醜.......

我被他這麼一嚇,突然間不知作何反應.....

「妳住這裡對吧!我也住這裡!前天剛搬來!就住在190號!妳呢?」

他居然在我旁邊坐了下來,而且拼命的介紹他自己......

「妳是學生嗎?念哪ㄚ?我們是I大學的!妳呢?」

我只是對他笑一笑,並且慢慢移開自己與他的距離,我才不想理他咧!
一看他就覺得他不太正經的樣子.......所以我把視線移到阿勳身上.......

「妳該不會當媽媽了吧?!哪一個是妳的孩子ㄚ?看妳一直盯著那群小毛頭看....」

「哈哈哈哈哈~~~~坦克,你別在那邊開人家女孩子的玩笑啦!你看你把人家嚇得.....哈哈哈~~~」

另外三個在場上打球的男孩子笑得東倒西歪。
奇怪?這有什麼好笑的?一看就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原來這多話的傢伙叫做坦克,這也難怪,誰叫他長得那麼壯?
真的活像一部開在籃球場上的坦克車.......

「喂!妳怎麼都不說話ㄚ?」

我冷眼瞪了他們一下,連理都懶得理......

「妳該不會在看ㄚ勳吧?!」

「喔~~~~阿勳!你豔福不淺喔!」

「唷呼~~~上上上!!ㄚ勳!上!」

OH!我的媽呀!怎麼他們這麼討人厭啊?

阿勳被他們這麼一叫,把眼光移到我身上。
OH!天啊.....我真希望趕快挖個洞躲起來.......

「喂!你們幾個別在那邊鬧人家啦!」阿勳停下動作對他們說著。

「豬哥性改一下好不好?」邊說邊對我做出道歉的手勢......

我站起來轉身就走出球場。

好好的一個下午就被那幾個討厭的傢伙給破壞了,氣死了!真的氣死了!

回到家我又坐到窗邊看他們打球......
嗯.....應該說看阿勳打球,他一樣跟傑傑他們玩著,那幾個小朋友看的出來都很喜歡他。

而我,好像也喜歡他......
只是好像........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阿勳他們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我好想下去跟他說再見。
但是......我突然間覺得,隔著玻璃窗看著他,比起在球場邊看著他,還要安心的多,並不是害怕那幾個討厭的傢伙說的那些討厭的話。
而是,這樣至少能讓我安心的看,而不怕被人發現......

原來,我除了喜歡看籃球之外,還喜歡看他,更喜歡看他打籃球........

看著他走出球場,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因為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他........

星期天,我還是一樣坐在窗邊看著籃球場。
場上沒有人,只有幾片被夏風吹落的葉子....

很不可思議的是,我在想他。
我在想著阿勳,想著他昨天在球場上的任何一舉一動,還有他的笑臉......

但我突然間覺得自己很笨,他甚至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我現在在作什麼?腦子裡在想著什麼?
我敲了敲自己的頭,想讓自己回到現實裡。
可是我越敲,他的臉就越清楚.....

原來,真的有一見鐘情這一回事......

就這樣過了幾天,阿勳沒有再到球場來打球,我也沒有再見到他。
可是我見到了另一個人.....

「嗨!可愛的小姐!又見面了!」

星期五,下課後,在山莊裡的路上,我遇到一個人....

「Hey!妳別那麼酷嘛!」

他是坦克......討厭的坦克.....

我停下腳步,看著他,應該說是半看半瞪著他......

「小姐!妳終於肯停下來跟我說說話了!」

我停下來可不是要跟你說話的,我只是還把你當個人看,給你一點尊重而已.....

「我幾乎天天都看到妳,但是我叫妳,妳都沒聽到!」

天天看到我?

「妳騎著一台小Going,每天大概都在這時候回到家對吧!?」

我下巴差點沒掉下來....為什麼他知道這些?

「我常騎在妳後面,可是怎麼追都追不到妳!妳很會飆車喔!」

騎在我後面追我??

「而且我知道妳住哪裡喔!妳住在球場旁邊那一棟對吧!」

我白了他一眼轉頭就跑,他越說越恐怖,搞不好他連我的房間在那個方向都知道.....

「喂!妳別跑那麼快啦!」

他一下子跑到我面前擋住我。

「妳別害怕!我沒有惡意!只是明天下午我們要到球場去打球,想約妳一起去而已!」

我趕緊後退兩步,怯懦懦的看著他.....

「明天下午4點!妳一定要來唷!」

我沒答應,轉頭就回家了.....
既然他們要到球場去打球,那阿勳會來嗎?
會來吧!?阿勳會來吧!....

回到家,坐在窗邊看著球場,傑傑他們又在球場上玩了。
看著他們,我好像又看到阿勳跟他們一起玩球的模樣。
思緒像是被某種東西抽離了一樣.....

我好期待,期待明天下午四點的來臨......

星期六,莫名其妙得起了個大早,什麼事都不想作。
東晃晃西晃晃的,心裡像是有支羽毛在搔著我一樣,癢癢的,不時還會快個兩拍.....

但這樣的好心情,中午就因為某個人而煙消雲散.....

「嗨!酷酷的小姐!要出去ㄚ?買便當嗎?」

在游泳池旁邊,我又遇到他,那輛看起來油膩膩的坦克.......

他在游泳,只穿著一條泳褲的他,看起來更油.....

我笑了笑跟他點點頭,打算趕快離開他的視線...
不!是打算讓他趕快離開我的視線.....

「Hey!妳怎麼都這麼酷ㄚ?」

他的動作好快,一下子就從泳池裡爬起來,然後又擋在我前面。

「今天下午妳會來嗎?」

我又笑一笑跟他點點頭。

「真的ㄚ?那妳今天晚上有空嗎?我想請妳看電影!」

看電影?跟你?這是打死我都不會做的事.....

我笑著搖搖頭,我想我這一笑一定很難看。
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我的臉像打結了一樣.....

「為什麼不行?妳有男朋友啦?」

我搖頭。

「沒有?那好ㄚ!請妳看場電影可以吧?!」

我又搖頭,而且我很用力搖頭。
為了不讓他繼續囉嗦下去,我用最快的腳步離開泳池邊.....

他的死性不改,又擋在我前面。

「如果妳是今晚沒空那沒關係!明天!明天星期天!有空嗎?」

我沒有再搭理他,除了他這咄咄逼人的問話方法之外,就是他那看起來很油很壯的龐大身軀,蠻噁心的......

被他這麼一鬧,午餐也吃不下了。
回到家就躺到床上,想到坦克的樣子,我趕緊閉上眼睛睡覺。
因為如果我再醒著,今晚一定會作惡夢的!

好不容易下午四點到了,我聽到一陣摩托車的聲音。
到陽台上往下看,看到好幾台摩托車,也看到了阿勳,他騎著一台藍色小Jog。

我看到阿勳了!
我看到他了,看到了我想了一個禮拜的他了....

我趕緊下樓去,雖然我很害怕坦克,但答應了別人的事,我不想爽約。
更何況只是來看看,用看的我最會了。

「嗨!酷酷的小姐!妳終於來啦!我們還以為妳不來咧!」

那輛坦克一看到我就走過來了,我的惡夢又要開始了.....

「今天中午如果有嚇到妳的地方,我跟妳道歉!」

我坐了下來,搖搖頭。

「那妳還沒跟我說妳明天有沒有空耶!」

「坦克,你說的就是她喔!蠻可愛的啦!」

「找一個跟你差不多的好不好!人家那麼嬌小,小心你把人家.....」

「哈哈哈哈~~就是嘛!坦克想找腳踏車喔!把她碾過你都不知道ㄋㄟ!」

「哈哈哈哈~~~」

那幾個沒見過的你一句我一句的,還加比手勢,看得我氣都上來了。
我狠狠得瞪了坦克一眼.....

「妳別理他們!他們都是神經病!」

神經病?我想不只是他們!
你自己才是神經病的大頭目!

「妳明天有沒有空ㄚ?」

討厭!討厭!真的很討厭!
我有空也不會跟你出去啦!

「妳別一直瞪我ㄚ....」

不瞪你我瞪誰?

「好好好!我不問!不問!」

這輛坦克終於肯識相點開走了,我終於可以專心的看阿勳打球了.....

才剛想完,就看見阿勳正在看著我。
四目相接之際,心裡麻了一下.....

他對我笑了一笑,又開始打他的球,跟小朋友們玩在一起....

我的心裡開始不安,開始後悔,我不應該下來看的!
隔著窗戶看阿勳打球真的是最安心的方法。
雖然遠了點,但我的眼睛很好,看得很清楚。

「打全場啦!ㄚ勳!來編隊!」

全場?他們要打全場?
太好了!我終於可以一睹阿勳認真打球的樣子!

他們編好隊伍後,阿勳居然向我走過來.....!

「嗯...可不可以麻煩妳幫我們記分?」

記分?這個我會!沒問題!

「可以ㄚ?那..這支粉筆給妳...麻煩妳了...」

秀氣的男孩子就是不一樣,不像那隻油油的坦克,只會問一些自討沒趣的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坦克很討厭,但是他的籃球真的打得非常好。
又高又魁,動作也很不錯。

阿勳的球技也真的沒話說,或許是我對他的印象真的太好了吧!
明明他打得並沒有坦克好,但我就是覺得他打得很好!

在場邊看球記分原來是這種感覺,很有臨場感。
每個球員跟我的距離都很近,他們從我面前跑過的那一陣風向我襲來感覺像是在看正式比賽一樣的刺激。

突然,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阿勳受傷了!他的臉流血了!
我在地上看到他的眼鏡,碎了一地,鏡框也歪七扭八的!

他的同伴扶著他坐到場邊,我趕緊跑回家拿急救箱。
下來的時候發現他們幾個大男生居然笨到拿已經溼透了的T恤替他擦血,
他們不怕髒兮兮的衣服上有細菌嗎?

我撥開他們,拿出雙氧水滴在ㄚ勳的傷口上。
那傷口約3-4公分長,在左眼下方,血還在流,看樣子很深......

「謝謝!」

這時候阿勳笑著對我說,沒有了眼鏡的他,我第一次看到。
他的眼睛.....

「ㄚ勳!你這樣不行啦!有沒有隱形眼鏡ㄚ?」

「對ㄚ!下次要打球要戴隱形眼鏡啦!我們都戴隱形眼鏡打球耶!」

「戴眼睛打球很危險!你看你,差點眼睛就不見了!」

「坦克!你還敢說!都是你拐子架那麼大,ㄚ勳可不像你那麼魁ㄚ!」

「我哪有!都是ㄚ勳自己飛過來的好不好?」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根本就不關心阿勳的傷勢。
把錯通通都推到阿勳身上,看了就有氣!

「喂!你們別吵了啦!我藥擦好了!把這一場打完吧!」

打完?受傷了還要打完?那我何必幫你擦藥啊?

「喔~~~ㄚ勳不錯喔!我欣賞你!」

「你確定!你沒有了眼鏡還行嗎?」

「對ㄚ!你幾度ㄚ?」

「525」

「那蠻深的耶!你不要逞強喔!」

「沒問題啦!打完吃冰去!」

「讚喔!你有種!那就把它打完吧!」

他們又你一句我一句的,看樣子是阻止不了了....

「小姐!真的很謝謝妳!」

阿勳回頭對我笑著說,沒有了眼鏡的他,我真的很擔心.....

但是擔心有用嗎?他們還是繼續打他們的,而且推擠的情況並沒有因為阿勳的受傷而稍微緩和一點.....
真不知道男生到底都在想些什麼?是安全重要還是打球重要?

比賽結束了,阿勳那一隊輸了,要請吃冰。

「酷酷的小姐!我們要去吃冰!一起去好不好?」

「對ㄚ!一起來嘛!我們要謝謝妳幫我們記分ㄋㄟ!」

我笑著拒絕了他們的邀請,因為我得回家吃飯了.....

「真的很謝謝妳幫我擦藥!」

阿勳邊摸著他的傷口邊對我說。

「那...Byebye了!」

阿勳騎上了他的藍色小Jog,騎出了山莊。
這是第一次,阿勳跟我說再見.....

那一次再見之後,有兩個禮拜,我沒有再看到阿勳,反而是天天看到坦克。
他一樣煩,一樣每天都要約我去看電影,我連理都不想理他。

後來我才知道,那幾個男孩子當中只有阿勳不住在這裡。

我一直擔心著阿勳的傷,但又沒辦法看到他。
不知道他的傷好了沒?不知道他沒有了眼鏡怎麼辦?
所以我在下課後,到眼鏡行幫阿勳買了一付眼鏡,拋棄式的隱形眼鏡......

但是阿勳一直都沒有再來,我又不敢把東西拿給坦克叫他幫我轉交。
因為他有張大嘴巴,討厭的大嘴巴......

直到有一天,我在山莊裡散步的時候,看到一台藍色小Jog......
停在190號前面.....

我好高興,趕快回家拿隱形眼鏡,又趕快衝下樓。
這才發現,我要怎麼叫他出來?按電鈴嗎?
叫一個女孩子去按一堆男孩子住的地方的電鈴,這實在有困難。
我不知道阿勳的全名,而且我也沒辦法說出我要找誰.....

於是我回家拿了個信封,把隱形眼鏡裝進去,拿出一張信紙寫上:

「阿勳你好:
不知道你的傷怎樣了?兩個禮拜了!應該好了吧!你朋友說得對,打球還是別戴眼鏡打比較安全點!
莊佩如」

裝好信封,拿到190號的信箱投進去.....

我想他收到了吧!
因為在我把信投進信箱後的隔天下午,我在窗邊,看到他把一張紙貼在籃球場的圍牆上.....

我突然開始害怕,因為我不知道那封裝有隱形眼鏡的信會讓他有什麼樣的反應?
驚嚇?欣喜?恐懼?還是莫名其妙?
還是他會覺得無聊,因為我不認識他,而他也不認識我.....

我早該想到,如果他有了女朋友,那麼我送給他的那付隱形眼鏡將會給他帶來莫大的困擾。

他在那張紙條上到底寫了什麼?說真的我不敢下樓看。
自從他出現之後,原本我最喜歡逗留的球場變成了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的地方。
除了我害怕坦克之外,最怕的就是他---阿勳。

這輩子沒談過戀愛,也不曾知道過什麼是暗戀,更沒有辦法想像暗戀的後果是什麼?

是啊!
我連送出一付隱形眼鏡的後果都沒有辦法想像,又怎麼能想像出暗戀的後果呢?

這一面窗戶確實能給我最大的安全感,它隔開了我跟球場,我跟坦克,我跟阿勳。
甚至現在還隔開了我不敢去面對的一張沒有殺傷力,沒有威脅力的紙條.....

原來,只要是他,只要是跟他有關的,我都害怕。
而且都害怕著喜歡......

一切都沒有想過後果,不知道後果確實叫人非常害怕.....

我討厭這種害怕的感覺,也喜歡有這種害怕的感覺。
這就是愛情嗎?充滿著矛盾的思緒就是愛情嗎?

想有什麼用?我還是抹不掉喜歡上阿勳的恐懼感.....

拗不過好奇心,我跑到籃球場上看那張紙條。
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張紙條的內容.....

「莊小姐妳好:
我的傷已經好了!謝謝妳的關心!更謝謝妳買了一付隱形眼鏡給我!這真的讓我很感動!所以我想,我得向妳道謝.....
PS:看完了嗎?看完請回頭....^^
陳明勳」

看完請回頭??

「Hi~~」

我回頭,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的.....

「Hi~~妳好....^^」

我呆著,看著他.....阿勳.....

沒來由的,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
周遭的空氣像是瞬間被抽空了,我的心也為之呈現真空狀態......

「妳別緊張,我沒有惡意....^^」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惡意,只是你的沒有惡意,讓我沒辦法了解你的來意......
更不敢去想像你的來意......

「呃...謝謝你送我那付眼鏡....」

我點頭....

「呃...呵呵...妳這樣連我都緊張起來了....呵....呵....」

我?
抱歉....我沒有辦法控制,我現在的情緒與心跳......

「那付眼鏡多少錢?我還妳...」

說著說著他伸手掏出一張仟圓大鈔....

我拼命揮著手,我可沒有要你還!
只要你以後打球都帶著隱形眼鏡,不要再讓自己受傷,就算是還我了.....

「不不不!請妳一定要收下...」

不要!難道你沒有看到我非常「堅持」的表情嗎?
不要就是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呃....那....那...呃...ㄟ....我.....」

那什麼?呃什麼?我什麼?
你們男孩子說話結巴的樣子真可愛....
尤其是你.....

「妳別笑....妳這樣一直笑我會說不出來....」

說不出來?
好!那我不笑....
嘻嘻....

「對了!我要先跟妳說我已經配了隱形眼鏡了....」

那很好!以後打球別忘了戴!

「呃....我...剛剛...我....我想說的是....」

是什麼?

「是....妳....呃....」

呃....?

「ㄟ.....是......我想說的是......」

是什麼啊?

「妳....」

我...?

「妳....ㄟ....」

怎樣啊?

「我想問妳....ㄟ.....妳....」

厚....到底是誰在製造緊張啊?

「妳今晚有空嗎?!!」

我今晚有空嗎?就這一句話?這句話你要說半天?

「呃...我忘了先跟妳說....我想請妳....吃個飯....」

他的額頭上,一下子冒出了好多汗珠......

「因為...我想謝....想謝謝妳...買了付眼鏡給我....呵....呵....」

不謝....

「妳還知道我幾度耶!太厲害了!....呵...呵...ㄟ....呃...」

我不知道該怎麼停止他的窘態,我沒有想到他是一個這麼害羞的男孩子....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怎麼坦克一點都沒有影響到他?
是不是我的表情讓他這麼緊張?還是連我自己都藏不住我的窘態?

「所以...ㄟ....今晚....我想請妳吃個飯....可以嗎?」

他小心翼翼的說

「可以請妳....吃個飯嗎?」

夏天傍晚的風很涼,尤其是在山上....

我沒有辦法回答他,我沒有自信....
我很想答應他,但我心裡從來沒有這麼掙扎過,我是喜歡阿勳。
但是,如果我答應了他,對他來說會是個傷害.....

我沒有男朋友,也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人。
阿勳的出現,在我心裡激起的不是漣漪兩字就能道盡的。
當我每一次回想他出現後的一切,他跟傑傑他們玩在一起的樣子,他打球時的專注,還有他最讓我迷戀的笑容,都讓我深深的,在心裡刻劃出所謂愛情來時的痕跡。

但我自私的,一直想保有那隔著窗戶看著他的幸福,並不是那扇窗戶的後面真能給我暗戀的幸福。
而是那扇窗戶替我隱藏了我喜歡阿勳的心,也替我隱藏了我最不願意讓人知道的秘密.....

看著他的眼神,我實在不忍心再隱藏下去.....
我在地上撿起了那天記分用的粉筆,在牆壁上寫上了......

「我是啞巴..」

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張紙條的內容,更永遠不會忘記阿勳知道我是啞巴之後臉上驚訝的神情.....

是的,當我在牆壁上寫完「我是啞巴」之後,阿勳沒有再對我說出任何一句話。
他只是呆站著,連我.....他都沒有再看一眼.....

真的,我不會怪他。
因為在他之前,一樣有男孩子追我。
而他們也一樣知道我是啞巴之後,就再也沒有來信,再也沒有跟我說過任何一句話。

在我的世界裡,我聽不見,所以我從小就學讀唇語,因為我不希望在特殊的班級裡成長。

在我的世界裡,我說不出話,所以我拼命學好手語。
我也從來都不奢求哪一天能讓我說出話來....
因為我害怕著,當哪一天真的讓我聽到我自己的聲音,我會不敢接受....

所以在我的世界裡,沒有音響、沒有CD、沒有錄音帶、沒有鬧鐘、沒有電影、沒有去過KTV、沒有拿過麥克風、沒有戴過耳機、沒有一切會發出聲音的東西。
我擁有那些東西沒有用....因為我是個聾子,也是個啞巴......

所以我很重視我的眼睛,它必須身兼三職。
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我所聽到的,也都是我所想說的。
我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會在我的眼神裡表露無遺......

我不是真的喜歡看籃球,而是我只能看。
我甚至不知道籃球拍打在地面上的時候,到底是什麼樣的聲音?
所以我一直想像著,那到底是什麼感覺?
很多男孩子在打球時都會說:

「籃球進網的那一剎那,哇....真好聽...」

那到底是什麼聲音?
就連跟我最親的爸媽,我都沒聽過他們的聲音。
因為我的關係,他們不敢再生第二胎,所以我並不怪他們沒有把說話與聽人說話的能力生給我。

一切都是那麼的習慣,沒有聽力、沒有說話能力。
我跟人的溝通除了口語,就是紙筆。
但讓我欣慰的是,這樣至少我不必去聽見人壞的一面,不會去說人壞的一面,就不會讓我變得多愁善感.....

但是阿勳的出現,讓我開始有了遺憾。
我想聽阿勳的聲音、想跟他說話、想讓他知道,如果我也是一個正常的人,我一定會很喜歡他,很放心的去喜歡他。
因為只有那樣,他付出的,我給予的,才是對等公平的。
上天已經對我很不公平了,我不能也對阿勳不公平....

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因為我至少還看得到,至少在我還年輕的時候,讓我看到了我第一個喜歡上的男孩子,那就夠了,真的就夠了.....

兩個月了....那天之後兩個月了....
傑傑他們依然天天到球場打球,我也依然天天坐在窗邊看著球場。
「我是啞巴」那四個字依然在牆壁上,只是經過風吹雨淋之後,只剩下依稀可見的筆痕.....

兩個月的時間不長,但剛好足夠讓我慢慢磨去心岩上被阿勳刻下那重重的愛情的痕跡。
我不再那麼想念他,不再那麼擔心他的眼睛。

但我還是常常遇到坦克,他似乎不知道我是啞巴的事,每次見到我他都會跟我說一些他們的事,當然也包括阿勳,也包括他仍舊努力不懈對我的邀約。

我不能回答他,也不能問他什麼,畢竟要向別人坦白自己是啞巴的事,是很艱難的。

雖說我不再那麼想念阿勳,但我還是常故意經過190號,看看那台藍色小Jog在不在?看看阿勳有沒有來?

也每天坐在窗邊看著球場,坦克他們依然每個星期六都來打球,但阿勳沒有再來.....

有時候走在路上,會遇到傑傑他們,他們會問我阿勳為什麼都沒有來?
我也只能搖搖頭對他們笑一笑.....

我想我知道阿勳為什麼沒有再到山莊裡打球。
我不會怪他,因為人都是會為自己想的,沒有人會願意自己的女朋友是個聾啞的殘障人士。

是的。我想當阿勳的女朋友。
但那太遙遠了、太渺小了,即使達成了也不會有好結果的。
所以,我選擇不再見他,也希望他別再見到我......

一天下午放學後,坦克在山莊的路上把我攔下來,他不再那樣嘻皮笑臉的表情,
我反而有點害怕.....

「妳.....!!」

我..?

「妳跟我來!!」

他拉住我的手就走,我拼命掙脫,但畢竟腳踏車是贏不了一輛坦克的....

他拖著我,一直走,一直走....
走到籃球場,然後遞了一顆球給我.....

「投給我看!!」

我不情願的把球甩開轉頭就走。

「妳回來!」

他又拉住我的手,並且再一次把球遞給我.....

「投給我看!!」

我看著他,這是第一次他這麼嚴肅.....

「投ㄚ!」

我隨便把球丟向籃框。

「沒進!再來!投到進為止!!」

他把球撿回來交給我。

「再投!!」

我又一次把球丟向籃框。

「沒進!再來!」

他把球撿回來....

「沒進!再來!」

「再來!」

「再來!」

「投到進為止!」

「再來!」

我沒有再接過球,我哭了,坐倒在地上.....

「妳看著我!不然妳不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他抓住我對我說。

「才投幾球不進妳就放棄了!我就不信妳面對自己的殘缺時會有多勇敢!」他斥厲厲的。

「才投幾球不進妳就放棄了!難怪妳連自己的感情都沒辦法面對!」

我......

「才投幾球不進妳就放棄了!又有什麼資格要ㄚ勳不放棄妳?」

.......

「才投幾球不進妳就放棄了!又怎麼會發現ㄚ勳早就在等妳寫上答案!!」

??!!寫上答案??

「算了!妳自己去看吧!我真不懂現在的女孩子為什麼這麼笨....」

去看?看哪裡?

「明明每天都盯著這裡看,卻笨得連別人早就表明了心意都不知道!」

我擦乾眼淚,拉著坦克的衣服....

「在牆壁上啦!」

牆壁?我回頭看著牆壁,看到我留下的「我是啞巴」的底下,有一排白色的字.....

我慢慢走近牆壁,忍著心裡害怕的感覺。
畢竟這跟那張紙條一樣,我是沒辦法預測它的內容的.....

我真的不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當我開始決定對愛情採取空前絕後的手段時,它又對我進行侵蝕,酸酸的,帶著點痛,甜蜜佔著絕大部分......

我不知道男孩子面對愛情對心的撞擊時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的。
我只知道當我什麼都沒辦法控制的時候,眼淚是我唯一的表示.....

是的,我哭了......
這輩子沒這麼用力、沒這麼用心哭過....
沒有......

一樣經過風吹雨淋,那一排白色的字依稀只剩下皙白的筆痕....

「妳肯讓我也不說話的愛著妳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