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下午被貓咪逗笑的開心一下子都不見了。

提著一袋的書,我慢慢走到樓下。

客廳裡面是一片漆黑,但是我還看得見,娟秀的筆跡,用藍色水性筆寫的字。

筆墨在棉紙上面微微暈開,顯得古意盎然,很飄雅的字。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說:徐雋哲,我喜歡你。」

我趕緊將小筆記闔上,並且幫她放回抽屜裡。

想了想,雅凌雖然懶散,但是不至於把這樣私密的東西直接放在桌上。

所以她應該是在驚慌匆忙之下送她爸爸出門就醫的。

也就因此,她才沒整理桌子,沒帶課本,也才留下這本小筆記。

站在樓梯口,我的思緒茫然。

自己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腦海中浮現她對我說過的話。

(至於你跟我說的那句話,我會牢牢記住,因為我也很開心,雖然,你未必是有意要這樣說的,不過,至少那代表我也是不錯的對象,對不對?)

其實我都已經快要記不起來,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們的那場玩笑話究竟說什麼了。

但是之後她在樓梯口對我說的這幾句,我卻始終沒有忘記過。

而是否,她也從來沒有忘記過?

所以嘉芳在望高寮的風中大喊:徐雋哲,我喜歡你,引來一陣呼應的時候,雅凌反而沒有出聲?

所以自從那天之後,她要刻意與我保持距離,因為她妹妹已經跟我在一起了?

所以…所以…

我不忍心再繼續想下去,也寧願我沒有看見她寫下的那一段話。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說:徐雋哲,我喜歡你。」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說:徐雋哲,我喜歡你。」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說:徐雋哲,我喜歡你。」




漆黑的客廳裡面,我的視網膜上面還清楚印著這一行字。

那在之後呢?她寫些什麼呢?

我不敢再看下去。

是不是應該再看下去呢?

不行。

因為我沒有勇氣,也不願破壞現在既有的關係。

三個人的愛情裡面,註定有一個要痛苦。

而且三個人裡面還包含一對姊妹。

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我可以肯定,當初我猜錯了。

以為她早已不將我開過的玩笑話放心上了,所以才能表現得一切都那麼輕鬆。

沒想到,其實她是收到最深心裡去了,

所以我才看不出來。

大肚山那一夜發生的事情,傷她,傷得很深。


「鈴鈴鈴…」刺耳的電話聲劃破寂靜。

「喂。」

(阿哲嗎?)是雅凌的聲音。

(我妹妹回來沒?)

「還沒。」

(那…書你先不用幫我收了,等我妹回來叫她收就好了。)

「為什麼?」

(…)

「為什麼?」

(她…她比較知道我放哪裡嘛!)

「沒關係,我已經幫妳收好了。」

我的語氣很平淡,因為我不知道我還能用什麼語氣去面對她。

(…)她也沉默著。

為什麼妳寧願妳妹妹看見了這行字,也不願我看見呢?

還是妳有把握面對得了她,卻沒有把握面對得了我呢?

我想這樣問,但是我問不出口。

(那…好吧,謝謝你。)

「不客氣。」

嘟嘟嘟嘟…

她掛了電話。

她掛上電話的同時,我的心也同時重重地被狠敲了一下。


嘉芳回來時,我坐在沙發上面已經睡著了。

她到同學家去搬了一套《尋秦記》回來。

『咦?你幹嘛在這裡睡覺呀?又不開燈的。』

我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還有點恍惚。

嘉芳放下小說,走到我面前來,輕輕按著我的額頭,

『你還好吧?』

我好嗎?我不知道,有點麻木的感覺。

因為我剛醒來,而嘉芳又剛開燈,我還不適應光線。

『這不是我姊的書嗎?放這裡幹嘛?』

啊!

我趕緊跳起身來,把謝仔的事情告訴她。

『我爸?』

她也傻了。

我要她立刻找滅絕師太,然後趕快收拾東西。

嘉芳打了電話之後,準備上樓。

「順便把這袋書拿給妳姊姊,這是她打電話回來交代的。」

嘉芳點點頭正要上樓時,忽然停下腳步。

『是她要指名要你幫她收,還是剛好你接到電話?』

「我剛好接到啊,怎麼了?」

『沒事。』

然後她匆匆忙忙上樓去了。

剩下我楞在這裡。

這是怎麼回事?好像我被全世界孤立了一樣。

好像她們都各有一些,或藏了一些什麼,跟我有關,卻偏偏又瞞著我不說。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師太的佛駕今天第二次光降。

我可不敢跟她照面,萬一不小心被她知道那件招財貓內褲是我的,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吃到明天早上的美芝城。

所以我也溜上樓。

『你幹嘛像做賊一樣的溜進來。』

貓咪正在彈貝斯。

「噓…」我把他的揚聲器關掉。

『幹嘛啦?』

「滅絕師太來了。」

貓咪趕緊放下樂器,又從髒衣服的籃子裡面再翻出一件內褲。

我拉住她的肩膀,小聲說道:

「你瘋啦?她會殺光我們去做滷肉的!」

『她敢再進來一次,我就要她徹底破功!』

正在拉扯間,嘉芳卻上來了。

很不好意思被她看見兩個男人在拉著一件內褲的模樣,我們都是狼狽又尷尬得很。

『哲,我有事跟你說一下。』

貓咪把我一腳踢了出來,然後關上了門。

「怎麼了?妳要下高雄了嗎?」

『嗯。』

她一直低著頭,我撥開她已經長長的流海。

她還是那樣嬌艷的臉。

只是多了幾分不安與憂傷。

「妳爸要不要緊?」

『姑姑說他現在還在觀察中。』

「妳要去幾天?」

我看見了她提在手上的一個大行李袋。

『不知道,看爸爸的病怎樣吧。』

然後我們都沉默著。

「妳要跟我說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姊姊也喜歡你。』

她知道了?

『我們從小吵到大,可是我知道,只要我真的想要,她還是什麼都讓給我。』

可是愛情可以讓嗎?

『我也不知道,那天大肚山回來,我就覺得她怪怪的。』

『後來,我看到她寫在筆記本上面的話。』

『她寫…』

我沒有讓她說出來,只是用力抱住她,用我的唇掩上了她的唇。

直到我們都平靜了之後,我才放開她。

『或許,她也跟我一樣喜歡你,只是她不說而已。』

嘉芳抬起頭看我。

『我不想這樣贏她,不想是因為她讓我,所以我才可以擁有你。』

我依然沒有說話,只是搓搓她的頭髮,就像我們剛認識的那天晚上,聊到天亮之後,我搓她頭髮那樣。

『至少我比她多個機會,讓我可以現在就告訴你…』

嘉芳輕捧著我的臉:

『阿哲,我愛你。』

-待續-

◐愛情裡沒有誰贏了誰,只有夠不夠勇敢。妳們都很勇敢,所以我是輸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