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你們是被鬼拖走了喔?)

轉角處的方向有微弱的光芒投射過來。

然後我聽見雅凌的聲音。

『要幹什麼也等回去好不好?我們還在等你們咧。』

接著又聽見貓咪的聲音。

嘉芳鬆開攬著我脖子的雙手。

而我用面紙輕輕擦去她眼角的淚。

(快一點啦!生蛋喔!)

『來了啦!人家蠟燭掉了啦!』

嘉芳回答她。

(噢!很笨撂…我們先過去囉!)


我點著打火機,湊在地面上,幫嘉芳撿起了蠟燭。

『好像斷掉了。』

「那就陪我用打火機走出去吧。」

於是變成我在前,嘉芳在後。

她拉著我的手,跟著我慢慢的走。

我們不再說話,因為要說的都已經很清楚了。


地道裡面蜿蜒曲折,距離雖然不長,但是卻很難走。

又走了大約百來公尺,到了一個很大的空間裡。

大家都已經在這裡了。

他們坐在一個水泥砌起的平台上面,大家把蠟燭固定,幾個男生坐在一起抽菸。

雅凌則坐在貓咪旁邊。

(來啦!來啦!)

雅凌的聲音。

『叫魂哪!我們兩個都沒了蠟燭,妳也不會過來幫忙。』

嘉芳大聲地說。

(我去幫忙?那多不好意思唷!呵呵…)

雅凌這一笑,大家也跟著都笑了起來。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一見到大家,就覺得耳根子很熱。

像是一件我拼命遮蓋的事情,到最後反而弄得人盡皆知一樣。

【學弟,你們要不要休息一下?】

【對呀,我們已經休息很~久~了說。】

我問問嘉芳:

「腳還好嗎?」

這個女人演大魔神的功力我是見過的。

剛才她還很大聲地跟雅凌說話,現在馬上就變成溫柔的小女人了:

『沒關係,我沒事的。』

聲音輕柔細嫩,而且還乖巧得很。

我忽然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呀?』

糟糕,還被她給聽見了。

「嗯…嗯…這個…等一下我再告訴妳好了。」

趁著還有幾分鐘時間,我得好好掰一個理由,好解釋我忽然在笑的原因。

否則如果我老實說出是在笑她像大魔神變身的本事,

就算我們剛剛擁吻過,她也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這個方向的地道在這裡算是結束了。

跟著要爬出一個小洞口。

洞外面就是自由的世界了。

只不過那個小世界在一片山坡底下,還得要抓著山坡上面的樹,慢慢爬回去才行。

而在一片黑暗之中徒手爬山,這才是危險刺激的事情。


照樣還是貓咪在前,他先找到可以落腳的地方,再拉著雅凌上去。

那三個黑人就不用說了。

他們始終是配角,不必浪費字數。

我一手攀著樹幹,一手拉著嘉芳上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大家才慢慢爬上山坡。

不過都已經弄得一身泥巴。


(這裡真的很好玩說!)

雅凌還在興奮著。

『是嗎?那待會妳可以再走一次,我們都在上面等妳。』

嘉芳已經恢復了原來的精神。

(妳怎麼可以不顧手足之情,不陪我再走呢?)

『手足是用來幹嘛的?手足是用來相殘的嘛!所以妳去吧!我不會留妳的!』

大家都笑了出來。

我們拍拍身上的土,順著小徑,慢慢往地道入口停機車的地方再走回來。


其實出口與入口之間,直線距離不會超過兩百公尺遠。

但是因為是在暗無天日的地道中行走,裡面又蜿蜒曲折,所以我們走了快半個多小時才走出來。

『原來距離不會很長嘛!』

「腳走的距離不會很長。」

我還握著嘉芳的手,小聲的說:「可是心走了好長。」

我知道她有聽見我說的話,因為握著我的她的手,忽然用力握緊了一下。


『各位親愛的同居人們!現在,讓我們開始對著這一片美好的夜景…』

『用力大聲的靠夭吧!』

望高寮上面有好幾座陸軍的砲堡,砲堡蓋成梯字形,上面鋪滿偽裝用的泥土,也長了許多的草,看起來就像是小山坡一樣。

來望高寮看夜景,就是要爬上這些大約兩層樓高的砲堡,才看得清楚。

【啊……】

(呀呼……)

『喂……』

大家開始以各種不一樣的聲音,用力地朝著夜空吶喊。

微弱的路燈不會影響夜景的美,遠遠處是散落在黑暗中,無數的燈火。

而再更遠一點,是台中火力發電廠四根大煙囪所發出來的紅色燈光。

更入夜之後,這裡慢慢吹起了風,我們的呼聲,隨著風被吹到遙遠的夜空裡面去。

【李XX,妳去死…】

啊??這是哪個學長喊的?

(張XX,快點還我錢…)

雅凌也跟著喊。

『徐雋哲,你是白痴…』

靠!貓咪喊這是什麼話!?

【爸爸,給我錢…】

愈來愈不成話了…

我也來喊:

「教授,不要當我…」

用力將喉嚨裡面的空氣擠壓出去,那是一種完全釋放的感覺。

喊完之後,真的覺得神清氣爽。

不過我可不像旁邊這一掛瘋子,喊個沒完沒了。

『妳要喊什麼呢?』

我輕輕地問嘉芳。

嘉芳頭髮上的髮夾不知何時已經取下來了,讓流海迎著風,輕輕飄動。

她的雙眼看著正前方的夜空,嘴角微微上揚。

『徐雋哲,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不知道是我耳朵有問題還是怎樣,我在空曠的山頂上,聽見了這句話的回音。

而且不只鑽進我耳朵裡,也鑽進了我的心裡。

她吶喊的聲音在風裡飄散無蹤,卻在我心中凝結成形。

那些瘋子肯定也聽到了,因為他們也在亂喊一通。

『徐雋哲,我也好喜歡你…』

【徐雋哲,我愛你…】

【徐雋哲,我恨你…】

【徐雋哲,我要宰了你…】



我緊緊握著嘉芳的手,我想,隨便他們去喊什麼吧…

我比較在乎的,是我現在終於有勇氣握著嘉芳的手了。


不過,那只是現在而已。

因為那天晚上我沒有注意到,後半段裡面的遊戲中,雅凌幾乎都沒有出聲音。

大家在砲堡上面鬼叫的時候,她也沒有再喊出話來。

-待續-

◐喜歡一個人要說出來,讓他聽到,也讓自己聽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