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與其一直讓她看見我這個可能很難看的表情,倒不如認命一點趕快吃完麵閃人吧!

我有一吃辣就拉肚子的習慣,早點吃完,早點上樓去拉,然後就可以早一點逃離這個場面了。

於是我乾笑兩聲之後,開始認真吃麵。

嘉芳這才滿意地把手放在桌上,用手心托著下巴,笑吟吟地看著我吃麵。

我喝乾最後一口湯,為了表現我的誠意,我正打算用舌頭去舔麵碗時,她說話了:

『喂!』

捧著麵碗,我只能抬眼看她。

只能抬眼看她的理由,是因為我的臉已經被辣到麻木了,根本無法做出其他表情。

嘉芳從背後的冰箱裡面拿出一瓶開喜低糖的烏龍茶給我。

老實說,我很不喜歡這種飲料,又甜,又不濃,根本沒有喝茶的感覺。

不過人家都拿出來了,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況且現在我真的是辣得很了,所以我拉開拉環,馬上就灌了兩大口。

『你真的很厲害嘛。』她說。

『你也感覺到這頓宵夜很像曹操煮酒論英雄對不對?』

她的單眼皮相當有味道,眼角上勾,柳眉細彎,配得恰到好處。

姊姊雅凌是個一眼就可以確定的美人胚子,妹妹嘉芳則是耐看型的。

你愈是看著她,就愈能感覺到她潛藏的美感。

就像是中國古典仕女圖裡面的那些美女,乍看之下沒什麼了不起,但是看久了就有濃濃的韻味,不斷冒出來的感覺。


「其實還好啦。」

『你很不會說謊喔。你的眼神明明就是這個意思,怎麼,我很嚇人嗎?』

我不敢告訴她,我不只是感覺,我是已經想像到了這段歷史故事。

「其實,妳可以不用這麼…這麼英氣勃發的,妳是個很好看的女孩子,多笑一點,多甜一點,妳一定也會很開心的嘛。」

『你說要我像晚上你幫我找到書包時那樣的笑容嗎?』

我趕忙搖手,說:「那就免了。我只是想跟妳說,窈窕淑女,君子好求,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是嗎?可是梁紅玉不是還有韓世忠要她?祝融夫人也還有孟獲要她。』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愛上梁紅玉的只有一個韓世忠,愛上李師師的卻有幾卡車。」

嘉芳還是不認同,繼續爭辯。

『可是金兵打過來了,李師師能幹什麼?人家梁紅玉還可以幫著作戰。』

「我們現在又沒有在跟共產黨作戰,妳學梁紅玉幹嘛?」

『可見你都沒有國防意識,沒有民族意識,以前共產黨就是這樣騙老百姓,說他們沒有要作戰,他們只是在為人民請命,這樣才分化民心的。』

「那是國民政府白痴,自己送掉了江山,干共產黨什麼事?撤退來台的時候,還不是有很百姓一起逃過來?可見大部分百姓是站在國民黨這邊的。」

『哎呀,你怎麼頭腦這麼簡單哪?中國大陸有多少人?跟著過來的才多少人?比數比一下你就知道了。如果不是他們控制住老百姓,你以為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打不回去?』

「那是兵力懸殊和國際局勢平衡的問題。」

就這樣,我們從曹操和劉備,扯到韓世忠和梁紅玉,後又從國共之爭,扯到東南亞的國際現況。

我這才真的開始有點佩服她,一個高二的學生理當已經被課業壓得快喘不過氣了,沒想到她的腦袋還能這麼敏捷,當我根據歷史說出一個理論時,她就能也根據歷史反駁我的理論,而當我從歷史中又找出一個觀點時,她也就能從歷史中再翻出一個理由。


直到我們因為辯得口渴而喝掉冰箱裡面所有的烏龍茶時,餐桌上面已經放了八個空罐子了。

而更誇張的是,當我終於決定放棄辯論,要出去買飲料時,拉開鐵門,才知道天居然已經亮了。

「天亮了耶。」

我有點不敢置信。

『不會吧~』她的臉色很誇張。

「妳又幹嘛?」

『糟糕了啦~』

嘉芳捧著自己的臉,蹲在門口。

我以為是她的臉怎麼樣了,心想都已經長雀斑了,還能怎樣?

「妳是因為沒睡到美容覺在後悔嗎?」

『才不是啦!噢。』

她站起來,對我說:『我一個晚上沒上去睡覺,我姊一定會知道,到時候…』

「到時候怎樣?」

『到時候她一定會說我的清白被你毀了啦…』

去~花痴。


我大聲的笑了出來,用手搓搓她頭上的頭髮,這才發現她其實不高,大概只有到我下巴的高度而已。

我一搓完她的頭,心裡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幾個小時之前,我對她畏若蛇蠍,幾個小時之後,我居然敢伸手搓她的腦袋?

我的笑容在一剎那之間僵住,連笑聲也忽然停了下來。

『喂!你屍變啦?』

她似乎還沒有察覺到這一點點微妙的變化。

「啊?沒有啦,妳才屍變咧。」

『到底怎麼啦?』她歪著頭,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忽然發覺,嘉芳真的是個很可愛的女孩,而且絲毫不比雅凌遜色。

感覺像是心跳忽然大力震盪了一下。

「沒事,沒事,妳快去睡覺吧!說不定妳姊姊一整晚都沒醒,妳的清白也還沒丟。」

嘉芳抖了一下肩膀,光潔的雙肩很性感。

不過我還是不敢多看,因為,這是非禮的。

『好吧,我先上去看看好了。你呢?』

我把手插到口袋裡面,摸到我的鑰匙圈。

我的鑰匙圈上面有個小玻璃瓶,裡面裝著我從綠島帶回來的沙子,玻璃瓶上面鎖著一個小勾子,勾住鑰匙圈,一整組都是我自己DIY做的。

「我想出去買個喝的。」

握著鑰匙圈,我忽然想到那時候做鑰匙圈的心情。

那時候我一共做了好幾組,然後一一送人,自己留下這一組,圈在自己的鑰匙圈上,打算在適當的時機,送給適當的女孩。

不過這個女孩一直沒出現,它也就一直躺在我的手心裡。

看著嘉芳走到樓梯間,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跟她走過來。

「嘉芳。」

在她上了一階樓梯之後,我忽然叫住她。

『嗯?』

她轉身看著我。

「送妳個東西。」

『送我東西?為什麼?』

「小東西而已。」

因為我還要掏出鑰匙圈來解開玻璃瓶,這可不好讓她看見,

所以我說:「把手伸出來,然後把眼睛閉起來。」

『還要閉眼睛?你不會跑去廁所抓一把大便給我吧?』

「厚…拜託妳氣質點好不好?」

『不然幹嘛叫我閉眼睛?』

「我會緊張唄!妳閉一下會死喔!」

『你還不是一樣沒氣質!』

她笑著說,不過還是真的閉上了眼睛,伸出右手手掌。

我趕緊掏出鑰匙圈,打開勾子,在將小玻璃瓶放到她掌心的那一剎那,我們的手心微微輕觸。

我感覺一陣溫暖的電流,從她掌心傳來,雖然只有短短兩秒鐘,卻已經很強烈了。

然後我不知道我發了什麼瘋,或許是一晚沒睡,腦袋不夠清楚。

她站在台階上,變成比我高一點點,嘉芳的臉頰正好對著我的嘴。

我清楚地看見她清秀的臉龐,還有佼好的面容,當然也包括她特有的可愛的小雀斑。

所以我微向前傾,嘴唇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待續-

◐如果神來一筆往往可以製造美感,我願意窮一生之力,為妳製造這樣的陰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a1016 的頭像
nana1016

*°☆★.*°Nana的異想空間 °*.☆★*

nana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